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联系电话:010-57492360
快捷导航
 
社会新锐观察:从市场经济看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博弈
VIEW CONTENTS
uu频道留学网 首页 设计讯息 纯艺术 查看内容

社会新锐观察:从市场经济看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博弈

2020-3-25 13:06| 发布者: 柴雨| 查看: 171107| 评论: 0
摘要: 摘要:市场经济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大杂烩”,如何让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雅俗共赏”,并不被低俗、恶俗文化所侵蚀,则需要在不断的摸索中完成。 九派新闻作者 周少文5月25日午后,一段29秒的不雅视频开始在各大金融

摘要:市场经济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大杂烩”,如何让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雅俗共赏”,并不被低俗、恶俗文化所侵蚀,则需要在不断的摸索中完成。

九派新闻作者 周少文

5月25日午后,一段29秒的不雅视频开始在各大金融业内微信圈里流传。本来应该是一场大众见怪不怪的“激情秀”,但偏偏因为两个特定的因素引起了一场股市的变动。

第一个因素为视频中女主角的身份,据网友爆料,此女子为某券商首席。第二个因素则是,在视频中意外乱入的一张商标为某品牌的沙发椅。没想到,消息传到二级市场,竟然使原本走势不突出的某家居股价直奔涨停。

虽然有专家认为,此家居股价涨停并不完全来源于不雅视频,然而,早不涨停晚不涨停,偏偏在不雅视频发生时间不久,此家居便奔着涨停而去了,多少会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5年7月14日晚的优衣库不雅视频,对于当时优衣库销售额的一点小小的刺激,H&M在优衣库不雅视频以后,甚至打出“希望你们不要去优衣库,我们家的试衣间更大”。在这些事件中我们发现一些奇怪的现象,大众在抨击“不雅低俗”的同时,却用刺激消费的行动证明了他们的“言不由衷”。许多品牌的广告语已经从“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优雅,变成了“我不够,我还想要,我喜欢更劲儿一点”的低俗。这些看起来是一种营销手段的改变,实则是对大众文化价值取向的错误曲解,甚至可以说是一场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在市场中的博弈。

社会新锐观察:从市场经济看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博弈

1.大众文化的低俗性是否在市场经济中得到了更大的包容

透过现象看本质,单单从市场经济来看,大众对于通俗文化的包容更甚于精英文化,而这是通过社会文化发展形态体现的。

如果说传统的文化掌控在精英阶层手中,那么现代社会,市民阶层的生成和民众素质的普遍提升,使得以普通大众为主的消费对象的通俗文化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特别是在市场经济下,大众文化的发展被更多的纳入到商业框架中,并且受到了市场无形之手的操控,低俗化更成为一个日益严重,不可回避的问题。

当然我们不能将通俗文化等同于低俗文化,但也不得不承认低俗文化是通俗文化的一部分,他们都是大众文化的体现。拿优衣库和和颐酒店来说,一个是不雅视频,一个是暴力事件,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话题点,那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不经意间通过网络流入了大众的视线中。当然,大众的态度也是一致的,无论是否猜疑视频是商家的营销手段,80%以上的人都对这种低级趣味甚至可称得上“恶俗”的行为感到愤怒,商家成为大众网民声讨的对象。

有趣的是,低俗文化被舆论场所诟病,但似乎在市场经济中找到了存在的价值。2015年7月14日优衣库不雅视频事件发生以后,15日凌晨几乎同时席卷了整个网络,从营销学上来看,蔓延速度2小时破亿,其价值相当于给优衣库做了一个单日投放花费2000万的免费广告,而优衣库在淘宝上的销售额是平时的三倍以上。2015年成为优衣库的财年,中国已经成为优衣库最重要的海外市场,营收较2014年同期增长46.3%,占到海外市场总营收的一半,利润更是大幅增长66.1%。

同样,如家酒店在“和颐酒店女子遇袭事件”后被看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据北青报报道,2016年4月5日“和颐酒店女子遇袭”事件曝光以后,6日下午房价上涨100多元。5日中午,该酒店的预订页面上显示:4月5日入住、4月6日离店,住宿一晚的价格为259元起,商务大床房的价格为329元。4月6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再次登陆“798和颐酒店”预订平台发现,使用会员卡预订该酒店4月6日至4月7日的商务大床房,价格为430元,较前一天上涨100多元。此外,在如家酒店预订平台上,该酒店各类房间显示“满房”状态。

低俗文化的市场价值被放大,看起来他们在市场经济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但事实真是如此吗?很遗憾,这种消费刺激是短暂的,和颐酒店的数据更是北青报记者给大众开了一个玩笑。

2016年优衣库开局不利,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16.9%,其中,日本本土业绩以及以大中华区为主的海外市场业绩表现均未达标,营业利润同比分别下降12.4%和14.2%。同样和颐酒店的大好景象仅仅是一个误会,和颐酒店事件之后,接受了调查,因此关闭第三方、网站的房间,网上便会显示满房,而并非真的住满了。

无论低级趣味如何冲击市场,最终市场仍旧会尊重大众文化的传统伦理规范性,关注主体本身价值的创造和实现。相信看过杜蕾斯广告的人都会为其赞叹不已,虽然为性产品,但不消费性行为,而最终他们也成为市场中的“天山童姥”。

2.市场经济中大众文化是否对精英文化构成了一种侵略

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是对文化“雅”和“俗”的不同理解,简单的说就是将文化品质分为高低两类。所谓文化,就是以“文”为上,以“雅”为致,不“文”不“雅”,便是缺少文化。我们通常会认为大众文化是粗浅鄙陋的,精英文化是高雅精致的,随着整体文化水平的提高,大众开始不自觉的站队,朋友圈中的各种优美文言、心灵鸡汤,甚至是跟风“科比退役”、如丧考妣的对杨绛先生的哀悼,无一不在向精英文化上倾斜。

这种倾斜并不是对精英文化的传承,而是试图将精英文化大众化。“再见科比”被许多无知的人认为科比已经离世,而许多人甚至不知道为何大家要称呼杨绛先生这样一位女士为“先生”,被大众硬靠上的精英文化成为一种跟风、炫耀和消遣,精英文化的份额被逐渐削弱,有被大众文化所侵略的危险。

若朋友圈不能说明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在市场中的关系,那么近期《百鸟朝凤》制片人一跪求票房的事件则足以说明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在市场经济中博弈的胜负体现。

有人说《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下跪,是一场国产艺术片和电影市场残酷现实之间的战争。方励的一跪,正在成为一个中国电影“男儿膝下有黄金”的现实故事。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方励的一跪,换回至少4000万票房,膝下赢得黄金。

5月12日,《百鸟朝凤》上映的第七天,累计票房仅为365万,影院拍片下降至1.2%。12日晚8点左右,方励在微博上直播,称“只要你(影院经理)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我老方愿意给你下跪”。说到动情处,头发花白的方励真的跪倒在地,故事由此转折。16日,《百鸟朝凤》上映的第11天,到上午10时,累计票房超过2700万,排片比例8.6%,上座率超过《美队3》。如果不是方励一跪,这部吴天明导演的遗作大概正如方励自己判断的一样,最后会以几百万的票房惨淡收场。但在一跪的裂变式传播推动下,首先是业界和影迷的话题讨论,其次是被情怀召唤的观众走进影院,再次是影片票房走高之下,进一步形成话题,引导更多观众进入影院。

至此,情怀、自来水、口碑形成合力,令影片起死回生,但对于方励的下跪,许多网民质疑,这是否是将情怀凌驾于市场之上的道德绑架?无论如何,事实是方励的这一场战争,他赢了。但我们感到困惑,如果对艺术片在中国电影市场现实处境的观察,以及对《百鸟朝凤》票房演变的观察,我很难理解对方励这一跪的逻辑。《百鸟朝凤》最后获得的票房,到底是观众对方励一跪的施舍,还是对此文艺片一种崇敬的欣赏,显然我认为前者的成分更多。

当代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给文化发展带来一些不良因素,以单纯的商业消费为特征的文化市场在强调娱乐性功能的同时,也促使人的欲望极度膨胀,许多媒介为了生存,不得不以妥协和退让的方式向市场倾斜。在市场经济中并不是大众文化对精英文化造成了侵略性威胁,而是经济原则自身的诱惑力对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造成了一定的侵略。

3.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如何在市场经济的共存中寻求最大公约数

一直以来,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的关系是人们争论的焦点,从市场的份额来看,大众文化已经超越精英文化成为市场的主体,在大众文化时代,精英文化正在被金钱所量化,这对于精英阶层来说,是一场不小的挑战。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大众文化”是工业文明产生之后的概念,人们将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穿上不同的外衣,从而影响着各自特定的人群。“大众”和“精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但它们共同构建了一个市场,大众文化是多数的,可理解为“全民狂欢”,而精英文化是少数的,就像“一个人的孤单”。一个人的孤单,并不能影响全民狂欢,相反,全民狂欢也不能抹掉一个人的孤单。因此,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不是一道单选题,而是可以多选。

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最好的融合,莫过于湖南卫视的“超女现象”,在这种现象中,湖南卫视作为地方台首次超越央视收视率,而这得益于超女现象下的一场全民狂欢。当然,这离不开它的市场化运作机制,但足以说明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一旦在市场经济中寻求到最大公约数,将会形成一种意料之外的“全民狂欢”。既能够摘选优秀的大众文化,又能够传承雅致的精英文化。

大众文化与经营文化的分歧在短期内不可能结束。而在世界范围内,相当长的时间里,精英文化占据了主导地位,然而,进入现代社会,大众文化借助大众传播与经济效益的力量急速崛起。如何保持两种文化之间合理的张力,这是普罗大众及上层建筑必须考虑的问题。

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都是继承和发展的时代性而造就的,我们不能简单的要在一种文化中同化另一种文化,更不能说大众文化变成了精英文化就是文化的倒退,我想两者既然都是时代的产物,在不同的时代两种文化各有偏重,因此他们应该也必须是相互融合的。有时候我们会感觉这两种文化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他们之间存在着互相影响和转化的关系,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从偶然的碰撞到必然的交融,形成一种无形的文化融汇现象,正因为有这种融合的显现,才促进了今天多姿多彩文化的形成。

但无论怎样的融合,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依然需要在寻求市场公约数中,找到一个量化的规范制度。我们不能让精英文化成为“一个人的狂欢”,更不能放大大众文化的范围,将低俗甚至是恶俗的文化一并收取,因此需要市场来培育一个成熟的机制。从市场经济中我们可以看出,现代社会,代议制是必须的,因而精英文化也是必须的。

要让顶层文化在市场中存活并得到传承,设定一个规则规范十分重要,除了机制建设之外,伴随着市场发展的逐渐成熟,分众化市场也必不可少。大众需要精英,精英也离不开大众,没有精英的大众,只是一堆庞大而沉默的“马铃薯”;而离开大众的精英,也只会是一群没有听众的“呓语者”——此所谓“合之则双美,离之则两伤。”然而,市场经济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大杂烩”,如何让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雅俗共赏”,并不被低俗、恶俗文化所侵蚀,则需要在不断的摸索中完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5-2016  UU频道艺术留学  Powered by©UU频道留学网  技术支持:艺术生留学机构     ( 京ICP备16022350号 )